宝贝乖女小芳小雪 宝宝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动漫

未知 0 条评论 2022-01-04

慕浅:“……”

这个孩子,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叫人妈咪?

“你爹地是不是墨景琛?你爹地马上就来了,让他带你回家好不好?”她又安抚着小家伙。

“不要,我就要妈咪。”

小家伙高傲的冷哼一声,依偎在慕浅的怀里。

“墨书衍,不许胡闹!”

蓦然,病房内充斥着一声呵斥。

一大一小回头一看,便见着墨景琛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走了进来。

“我滴乖乖,小宝,小叔总算是找到你了。你丫的是想要吓死我了吗?”墨钧予见到小家伙差点没高兴的跳了起来。

走过去就要去抱他。

“哼,妈咪,他是坏人!”

小家伙直接躲在慕浅的怀里,指着墨钧予控诉着。

“别胡闹。过来!”

墨景琛阴沉着脸,走到慕浅面前,“麻烦你了,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谢。”

“墨少!”

慕浅冷着脸,没好气儿的说道:“你能不能有点责任心?这么小的孩子,你把他关在车内?你知不知道他差点就要死了?真是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负责任的父亲!乔薇竟然能看上你!”

自此之前,慕浅真的觉得墨景琛真如乔薇所说,为人有责任感,很不错。

但经此一事之后,她对墨景琛的看法却不是那么的好。

甚至,好感度直接将至零点!

“慕小姐,你救了小宝,我自当重谢。但,我墨家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!”

素来高高在上的墨景琛从未被人如此训斥过,更遑论一个女人!

“妈咪说得对,他就不是好爹地。哼!“

小家伙直接搂住慕浅的脖颈,小脑袋瓜儿往他怀里蹭了蹭,像极了听话的小猫咪。

“小宝,既然你爹爹来了,就跟着你爹地回家吧。”

慕浅对着小家伙笑了笑,苦口婆心的说道:“虽然你爹地做错了事情,但今天是你爹地跟你乔薇妈咪订婚的日子,难免疏漏你了。你要学会原谅,懂不懂?”

说着,又伸手点了点他鼻子,“要听话,好不好?”

“不要,不要,不要!”

小家伙脑袋摇的好似拨浪鼓,看着慕浅,居然红了眼眶,然后哇第一声大哭,“呜呜……小宝好容易找到妈咪,妈咪不要小宝,呜呜……”

慕浅无言以对。

搞什么嘛,就是回了一趟国内,怎么就捡了个儿子?

“别闹!”

墨景琛厉声呵斥。

俯身要去抱小宝,谁料小家伙一见到墨景琛要抱他,小宝就开始挥手,这一闹,牵动了手背上的吊水针,直接出现回血的迹象,小家伙的手背也鼓了个包。

“呜呜……妈咪,疼,呜呜……疼……”

小家伙嗷呜一声的哭了起来。

“医生,赶紧叫医生过来。”

慕浅见着小家伙的模样,竟然心底一阵骤然紧缩,心脏泛着疼意,有些心疼。

墨景琛心疼小家伙,见到他的模样有些心疼,便也不吭声。

不一会儿,医生来了,给小家伙换了针,就好了。

慕浅无奈,抵不过小家伙的纠缠,只好在医院的病房里陪着他一会儿。

抱着小家伙打吊针,小家伙果真不闹了。

依偎在她的怀里,安静了下来。

墨钧予走了。

墨景琛则坐在病房里,面色阴沉似墨的坐在那儿,宛如一尊大神。

病房寂静无声,三人沉默不言。

不多时,小家伙睡着了。

“喂,过来。”

见着小家伙睡着了,慕浅瞪了一眼墨景琛,轻轻地喊了他一声。

墨景琛起身,走到她的跟前,俯身靠近她,从她怀里接过小宝,但因为小家伙睡着了,又在打吊水,所以两人格外的小心翼翼。

难免会有些摩擦与触碰。

他俯身的一瞬间,来自于慕浅身上特有的淡淡清香气息扑面而来,似曾相识。

很浓烈的一阵感觉,令墨景琛一阵背脊发麻。

怀中抱着小宝,他略显失态的注视着慕浅,拧眉道:“我们……真的没有见过?”

可为什么,体内一股熟悉的感觉由人而生,似乎,两人就真的认识过。

只不过他确实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
慕浅眸光微眯,忽而一笑。

“墨少?你撩妹的法子可真low。”

她伸手从桌子上拿起自己的方包,冷眼一瞥,“你,最好别让我发现有什么对不起乔薇的地方。否则,我不介意让你难堪!”

拿着自己的方包,转身就离开病房。

翌日,MY律师事务所,总部。

慕浅坐在总裁办公室里,正在整理着公司的资料。

忽然,门外传来一道响声。

叩叩——

“慕总,墨氏集团墨总来了。”

助理芳柔推门而入,走了进来,说道。

慕浅合上手里的文件,忍不住问道:“他来做什么?”

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她好像跟墨景琛之间没有什么私交吧?

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助理芳柔走了出去。

墨景琛进来,身后跟着一名助理,提着公文包。

他则走到沙发上,宛如上位者一般,兀自坐在那儿。

薄唇微启,“慕小姐,过来跟你谈个合作。”

“合作?”

慕浅不明所以,“我一个小小的律师事务所跟墨氏集团有什么可合作的?”

“昨天你救了小宝,为表谢意,墨氏集团打算跟MY律师事务所合作,从今天开始,你们将可以跟模式集团签署终身合同。”

言外之意,从今天开始,MY律师事务所,就算没有了任何生意,只要有墨氏集团在,就能保住MY律师事务所蒸蒸日上。

“墨少说笑了。我们律师事务所主要负责刑事案件以及离婚案件,对于商业方面,不精通。”

虽然墨景琛给的福利可以说是空前的优厚。

可一旦签约了这一份合同,那么日后,墨景琛就是她的老板。

直属上司!

以后见面,未免太……低声下气。

慕浅着实需要考虑。

若是墨景琛的人品还行那没的说,可经过昨天的事情,她发现,墨景琛根本不似乔薇说的那么好。

所以,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着他。

“不精通,可以学。”

男人语气淡漠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是薇薇的意思。她知道昨天你救了小宝,心里感激,让我过来跟你谈的合作。”墨景琛对着助理挥了挥手。

助理将合同放在桌子上。

“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,过期不候。”

男人态度冰冷,话音落下,便悠然起身离去。

慕浅走到桌前,拿起那一份合同,看了看合同内容,陷入深思。

叮铃铃——

突兀间,手机响了。

打断了慕浅的沉思。

掏出手机,一看,是乔薇的电话。

“薇薇,怎么了?”

“我让景琛过去跟你们公司谈的合作,怎么样?签了没?”电话那端,传来乔薇的声音。

“合同啊,我……正在看呢。”

慕浅目光落合同上,恍然大悟,原来墨景琛过来谈合作真的是乔薇的意思。

现在想想,方才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了?

不过,不管怎么说,墨景琛是乔薇的未婚夫,两人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还是比较好的,省的被闲言碎语缠身,影响她跟好闺蜜之间的关系,就不好了。

“听景琛说,你昨儿救了小宝,他非常感谢你。但景琛这个人比较闷,不善于表达,你可别介意呢。”

乔薇笑了笑,又道:“还有哦,他这个人看着凶巴巴,挺沉默寡言的,总归,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告诉我,我帮你跟景琛说,那样也方便一些。”

虽是这么说,但是明里暗里的意思都是希望慕浅跟墨景琛少一点接触。

慕浅也没多想,权当做是好闺蜜对自己善意的提醒了。

“嗯,没问题。晚上有时间吗 ,一起吃个饭吧?”毕竟好闺蜜给介绍了这么大一单生意,如果不感谢一番,倒也说不过去。

“好,晚上吧。”

“嗯,好哒。拜。”

慕浅挂断电话,走到沙发前坐下,瞄了一眼合同,已经是身为律师的职业习惯。不过,看了合同之后才发现,墨景琛给的福利可真不是一般的好。

不愧是墨氏集团总裁,阔气!

慕浅刚刚接手MY总部,自然一堆的事务需要熟悉和了解,足足一上午的时间忙的是焦头烂额。

叮铃铃——

午饭过后,慕浅刚刚坐在大班椅上,手里拿着一份资料正在看着,办公桌上的座机就不停地响了起来。

刺耳的声音打断了慕浅的工作,她不悦的拧了拧眉,伸手摁了免提键。

“什么事儿?”她冷声问道。

“慕总,大厅有个小萌宝找你,自称是你儿子。”前台接待员如实告知。

“儿子?”

慕浅嘴角一阵狂抽,她只有一个女儿,还在国外。

哪儿就冒出个儿子?

“应该是弄错了,你们打电话报警……”

她一句话没还没得及说完,便听见电话那边传来脆脆的声音,“妈咪,我是小宝,呜呜……妈咪,小宝想你了。”

好熟悉的声音?

慕浅双眉颦蹙,思虑一瞬,恍然想起小家伙应该是墨景琛的儿子,墨书衍。

“我的天!”

无奈的伸手扶额,着实被小家伙被征服了。

不过是四岁的孩子,竟然还能找到她这儿来。

那可是她未来boss的儿子,岂容怠慢?

“带小家伙到我办公室吧。”无奈之下,慕浅只好让前台带着小家伙上办公室来。

挂断电话,慕浅拿起手机,给乔薇打了个电话。

可电话拨通之后,响了几声却无人接听。

没办法,慕浅只能给助理芳柔打个内线电话,让她联系墨氏集团,告诉墨景琛,他儿子在这儿。

“妈咪?妈咪?”

慕浅刚刚挂断手机,办公室门自外推开,探进来一个小脑袋,迈着小短腿就跑到她跟前。

小宝墨书衍身着白色衬衣,脖颈系着领结,搭配黑色背带裤和黑色小皮鞋,俨然小正太模样。

一见到慕浅,那一双漆黑如墨的大眼睛,便嘻嘻一笑便成一弯月牙,可爱极了。

“妈咪,小宝好想你哦。”说着一把抱住她的小腿蹭蹭。

慕浅面容微囧,起身,弯腰抱起小奶包,伸手捏了捏他粉嘟嘟的脸颊,“小奶包,你妈妈是乔薇,不是我。知道吗?以后,你可以叫我小阿姨,但不可以叫妈咪。不然,你乔薇妈咪会伤心哦。”

虽然小宝是墨景琛抱养的孩子,但乔薇也是孩子名义上的妈妈。

若以后小宝每一次都叫她为‘妈咪’,让乔薇听见,指不定心里该多难受。

小宝双手环住慕浅的脖颈,对着她的脸颊吧唧一下,嘬了一口。

嘿嘿一笑,摇了摇头,“你才是小宝妈咪,乔阿姨不是我妈咪。”

小小年纪,一本正经的跟慕浅讲着大道理,“乔阿姨以后会跟爹地生宝宝,那才四他们滴小宝宝。”许是因为年纪小,连发音都还不标准。

慕浅无言以对。

现在的熊孩子都这么聪明?

“小奶包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工作?”

慕浅不想针对方才的问题继续跟小宝纠缠,便转移话题。

谁料,小宝竟然挑了挑眉,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,“妈咪亲一亲小宝,小宝就告诉你哦。”

慕浅:“……”

不过,小宝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却逗得慕浅忍俊不禁,对着他的脸颊轻啄一口,“muma。”

“嘻嘻,妈咪真好。”

小宝抱着慕浅,笑嘻嘻的说道:“小宝从小叔那儿打听到的,然后打车过来的呢。肿么样,四不四好腻害?”

慕浅点头如捣蒜,学着小宝的口吻说道:“嗯嗯,腻害,腻害!”

不多时,前台买了一兜零食回来。

慕浅将零食放在茶几上,抱着小宝坐在沙发上,问道:“小奶包,想吃什么?薯片?巧克力?棒棒糖还是薯条?”

“嗯~”

小宝一双大眼睛在一兜零食里扫了一遍,指着巧克力,“小宝要吃巧克力,妈咪帮小宝拆开吧。”

“好,那咱们就吃巧克力。”

慕浅贴心的为小宝拆开包装袋,递给他。

小宝接过巧克力,笑得合不拢嘴,“谢谢妈咪。”

小手捏着巧克力,咬了一口,咀嚼着,一边点头一边挑眉,“哇偶,好好吃哦,一点也不难吃,爹地骗小宝。哼,坏爹地。“

他一边咀嚼着巧克力,一边自言自语。

慕浅颇有些不解,“你爹地不让你吃巧克力吗?”

大人为了不让小孩子吃甜食,编一些拙劣的理由也不难理解。

可她怎么瞧着小宝好像从来都没有吃过巧克力似的。

“是啊,坏爹地从来不让小宝吃巧克力,哼,太坏了。”小宝大口大口的吃着巧克力,还不忘吐槽墨景琛。

“哎呀呀,慢点啊小奶包,又没人跟你抢着吃。”

见着他狼吞虎咽,嘴角便都是巧克力屑,忍不住嗔怪着,伸手抽出纸巾为他擦拭着嘴角。

叩叩——

这时候,办公室门叩响,助理芳柔推开门,说道:“慕总,墨总来了。”

“快让他进来吧。”

慕浅应了一声,便伸手捧着小宝的肥嘟嘟的脸颊,“小奶包,你爹地来了哦。”

“哼,妈咪你太坏了,小宝不爱你了。你出卖了小宝,哼!”

小宝气的哼哼,愤怒的嘟着嘴巴,双手环抱着,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,看着特搞笑。

“墨书衍!”

墨景琛走进办公室,凌厉目光落在小宝的身上,沉声道:“谁让你乱跑的?嗯?”

小宝瞥了一眼墨景琛,嘟着嘴巴,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,“你肿么来了?”

“你……”墨景琛气的眉心直突突,不明白墨书衍怎么会一反常态,一直粘着慕浅。

“墨少,这事儿,你也有责任。身为孩子的父亲,他走丢了,你该负主要责任。”慕浅实在不愿见到墨景琛训斥小宝,便插了一句话。

闻言,墨景琛浓眉微扬,冷眼扫视着慕浅,“你救过小宝,我给了你相应的回报。但,并不代表你能干涉我的私事。”

他墨景琛曾几何时会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训斥?

该死的,仗着救过小宝就能为所欲为?

“干涉?”

慕浅被墨景琛的话气的够呛,“墨少,你想多了。我慕浅从不愿意多管闲事,那烦请你下次管好你自己的儿子。只有无能的人才会对一个年纪尚小,不懂事的孩子发火。”

被慕浅怒怼他‘无能’!

墨景琛冷峻面庞当即阴沉下来,凛寒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她,“你在挑衅我?”
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小火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