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又紧又嫩又多水好爽 一家四口换着做

未知 0 条评论 2022-01-10

杨希还记得,她像往常一样搭公交从大学城出来,一路上总觉得有人盯着自己,但仔细一看又无人。

在便利店打工的时候,有几名人高马大的男子买了酒在外面的座位上坐着,时不时会看向她的方向,杨希没多留意,晚点的时候他们便离去了。

下班时间是晚上十点,换班的同事说临时有事,希望她能顶两个小时,时薪她照着给。

能多赚点钱,杨希也没留意,直到十二点时,她来换班,眼神飘忽不定,心事重重。

杨希用店里的长气球给她吹了一个小狗,从后面送到她面前想逗她笑,可她却吓了一跳。

迟小满是她最好的朋友,喜欢打扮和逛街,做什么事都开开心心的,为人非常开朗,在便利店认识之后才知道,她也是清南大学的学生,平时大手大脚惯了,有喜欢的东西想靠自己的努力来买。

杨希没想吓唬她的,换班之后,她从店后门顺手拿了垃圾……翻看一直来不及玩的手机,收到一跳迟小满的消息:

【路上小心。】

杨希笑意一下子变浓了,将垃圾扔进巷口的垃圾桶里,她埋头边走边回复她的消息。

没料想话说到一半!几个男子拦在她面前。

杨希左右环视,警惕万分,附近还有人,不会是抢劫吧?

“杨希小姐是吧,你母亲杨夜蓉让你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“我妈……她在哪!”杨希着急询问,她母亲撇下她已经一年了,除了一纸书信什么都没留下。

“跟我们去见见她吧。”他们作势要拉扯杨希。

杨希甩手道:“我自己走。”

没想到她母亲根本没有跟他们在一起,被抓后,她被关押,孤立无援。

她期望着学校能早一点发现她的失踪,没想到等到的,却是她的退学通告。

他们拿着退学通告书,上面还有她母亲近期的签名,自然,还有一个说不上法律效力的“卖身合同”。

是,那个自从她上大学之后一分钱都舍不得给她出的母亲,竟然将她卖了……

杨希笑得痛不欲生,发狠地将欠条撕得粉碎!

她以为自己终于逃到了大学,再也不用忍受在家里她的嘶吼和残暴,没想到,那只懂夜夜笙歌的母亲,为抵自己欠下的百万巨款,将她卖了!

试问她已成年,她母亲有什么资格签下这份合同?

杨希知道,这些文字只不过是一个程序,谁会管它是不是具备法律效力。

“你们想怎么样?”杨希面对一地碎屑,出声询问。

男子捻灭手中的烟,踏着亮得发光的皮鞋走过来,揉着她耳畔一缕头发,他劝道:“杨小姐,你好好配合我们,有人会出价买你,到了有钱人家里,不用上学不用工作,你可以过得更充实。”

杨希不管说什么都无法抽身,她被贩卖的那一夜,被扔进了冰冷的水池清洗,被强迫换上薄纱连衣裙,被架着双手灌下催情药……

“不……”

杨希猛然惊醒,噩梦让她浑身冷汗,战栗不已。

杨希看着冰冷的家具,噩梦还在持续。

门外一阵响动,梅姨拎着刚买的菜走进来,看到杨希躺在沙发上,灯也没开。

开了灯之后,看到桌面碗筷已经洗净放进厨房,梅姨略微惊奇,杨希都能猜到她在想什么:这些富人竟然还会自己洗碗?

抱歉,我不是。

杨希心里默念一句,觉得可以从这个阿姨下手,她的指纹能进出大门。

“梅姨,我帮你洗菜吧。”杨希走进厨房,梅姨赶忙把人推了出去,“求您了!方总要是将我辞退了,我一家老小哪来的钱过日子啊!”

杨希推搡着道:“不会不会,我帮你忙不给他知道。”

“小祖宗,我给您跪下了!”

梅姨作势要下跪,杨希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,站在厨房外面她才稳住身子没跪下去。

杨希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人会安心让她进来,她的性子铁得很,不是能轻易攻破,而首先这名方总应该是吩咐了她别让自己逃出去。

杨希在客厅渡着步子,直到饭菜做好了,她也没能搭上话帮上忙。

眼见梅姨要上楼收拾,杨希道:“梅姨你坐下来歇会,先吃饭吧。”

梅姨没理会她,上了楼开始收拾起来。

杨希没什么胃口,但是这饭菜做得特别香,酸甜排骨色泽油亮又散发开胃的甜香,炒盘青菜带着油炸蒜香,绿油油的真好看,随便一条鱼,蒸得爽滑鲜美,几块瘦肉白嫩白嫩的……

一不小心两碗饭下肚子,杨希爬上楼消食,看到房间的大床换了一床备用的新床单,叠得整整齐齐,地面干净得赤脚踩踏都没问题。

梅姨在没人睡的客房收拾,保持整洁,要是有客可以睡,出来的时候迎面撞上杨希,杨希望天,梅姨又到楼下忙前忙后。

杨希今晚一定要睡客房,要不趁他没回来,将钥匙拔了,门反锁?

非常满意自己的好主意,梅姨收拾完之后响动没了,随着大门重新关上的声音,杨希洗了个舒舒服服的澡,将自己锁进客房。

绵软的大床非常舒适,想象不到这里竟然只是客房,又大又软还有电视。

杨希开着电视,不一会揪着被子犯起了困,可能是下午没睡好,不然她都要觉得自己是猪了。

与此同时,楼下大门打开,方藤走进来,一楼不见她人。

他上了二楼,他的主卧无人,只有客房禁闭。

真是可爱,就让她在客房待一会也无不可。方藤嘴里勾起一抹不明显的弧度。

认识他的人都知道,方总平日里冷冰冰的,对重要客户也板着一张帅脸,私底下更是冷若冰霜,这一笑,不知道能迷倒多少万千少女。

方藤洗浴之后,坐在床上看书,十一点,他放下书,拿着钥匙打开了客房门。

杨希睡得迷迷糊糊,感觉身子一凉,衣服被尽数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他急剧落下的吻……

从纤细的脖子上逐渐向下,比昨晚更加温柔,却依旧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连串的细微痕迹。

最后一吻落在她胸前敏感的茱萸。

“嗯……”杨希仰起脖子,口中溢声,娇喘动人。

她缓缓睁眼,发现一丝不挂的自己,身上压着昨晚疯狂要着她的人。

他舔着舌头,抬眉看她意识变得清醒,并突然惊得手脚并用疯狂想挣脱!

早有防备,一只大掌便能她双手按在头顶,踹动的双脚被羞耻地拉开按在他腰上,容纳他健壮的身躯。

“你怎么……在这……”杨希声音发颤,又清晰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,她怕得小脸煞白,耳根却通红,小嘴紧紧抿成一条缝。

如果咬舌能自尽,她绝不会牙软。

杨希极度恐惧,她害怕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,这个人浑身充满力量,被他压住的手腕,除了手指,轻微的移动都做不到,更不要说是挣脱。

她终于明白两人之间的力量差距,她该怎么做,哭诉求饶吗……

“这事应该是我问你,你要是想在客房?那就在客房。”

方藤附在她耳畔,呼出的男性气息暖热躁气,任何一名女子都难以承受住他狂热的男性魅力,可她是杨希。

“不不……我求你放过我吧!钱我一定会还你的!多少钱我都给!”杨希肩膀紧缩,暴露在空气中的身子柔软而无力,像是一名待宰的羔羊,徒劳无用地伸蹬着腿。

“你觉得我缺钱吗?”方藤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腰身,柔滑如锦,像洁白的豆腐又像晶莹剔透的果冻,仿佛能捏出水,再要这副身体多少遍都不会嫌多。

感觉到身上之人的火热,杨希眉头紧蹙,浑身战栗,万般无奈下只能再次恳求:

“放过我……我什么都能做,你要什么我都帮你!”

“早知如此……你又何必卖身求荣?”方藤言语戏弄,他真的气急了,这样一个女人哪里值得他付诸感情?

什么卖身求荣?我根本就是被迫的!杨希的话哽在喉里,说出来让他觉得自己可怜,乞求他的同情吗?不,不需要!我杨希从小到大,从没有靠过男人!

地下拍卖会的富人对待买回来的“东西”,能肆无忌惮到进行残忍的虐待,而不是像他这般,好吃好喝地供着。

晚上只是陪他玩乐,是对你的仁慈。

方藤沉浸在折辱她的错误之中,在她面前轻易暴露着自己性子的缺点,从没有这么亲力亲为让她体验自己的残暴。

杨希,你是第一个,也是最后一个!

面对杨希撇开的脸,方藤怒意更盛,捏住她的脸颊,强迫她看向自己,倾身吻了上去!

他的吻毫无怜惜可言,发狠地撬开她的唇,追逐着她逃避的舌,掏空她口中蜜液,吻得她难以平衡自己的呼吸。

直至她红唇肿胀,方藤才松开,两唇之间纠缠的一缕银丝,在空气中断线。

她的呼吸起伏不断,胸口高低起伏,眼中溢着强忍的泪水,稍不留神,便可能溃堤。

“杨希,我要你记住,你是我方藤的女人。”他的声音急促而疯狂,下一刻逐一啃噬她全身。

意识到接下来的事情,杨希紧闭双眼,眼泪从眼角下滑,急急道着:“不……不要!”

方藤从没有温柔以待过谁,对待自己日思夜想终于得到手的女人,他本应该呵护在手心,却被愤怒埋葬了最后一丝理智。

在身体上让她铭记,惩罚她的过错,让他痴迷不悟。

杨希上半夜一直在尽自己所能去挣扎,下半夜她心如死灰,声音嘶哑,任凭这个男人报复性地一次又一次折磨着她。

为什么她要承受如此?

她对生活充满向往,努力奔向更好的未来……

她积极向上,拿了大学第一个学期的奖学金。

她勤奋好学,明白靠颜值得到的财富不光彩。

她善良可人,参与大学一切社区献爱心活动。

她一笑倾城,不聊骚不暧昧敢作敢当女汉子!

她走的每一步路都异常小心,付出比别人多数倍的努力,她只想要一个简单生活啊……

她绝望到决定第二日寻死,在他们都不在家的时候,悄悄地死去,可是翌日:

一夜将她折磨得不成人形的男人,却变得温柔起来,温柔得令她不知所措。

他淋浴之后,放了一池热水,将杨希抱进浴室,让她的一身疲倦,在热水中流失。

身上因昨晚太过于用力而出现的淤痕也变得越来越浅,杨希黑色的细长睫毛上落着如宝石般的水珠,一闭眼,便弹落而下。

舒适温热的泡澡,人生有这么多美好的事情……要是能不死,她也不想。

她透过浴室的玻璃,看着外面的方藤的影子……

杨希将头顶浸泡在池水之底,长发来不及沉下,漂浮在水面,杨希一直很惧怕水底的世界,她的眼睛怕疼,怕强光,哪怕是滴眼药水,她都会难受得打滚。

不知是哪来的勇气,让她在水底缓缓睁开眼,涌进眼底的水意外的没有刺激到她。

比起这些,浴缸下热水非常洁净,她看到从水面上折射下来的光线,一根一根,投在她手心里,在她身上盈盈晃动,目不暇接,像是北极的小型极光秀。

如果连自己都保护不好,那就没必要再活下去!

杨希放松自己身子,面部朝下,做好了淹死自己的准备,黑色长发轻柔地在水中散开,沉浸下去的,除了自己身子,还有逐渐涌进鼻子和嘴巴的水……

她不能呼吸了,太难受了……可是她不想就此妥协!

方藤拉开浴室玻璃门,迅速将人从水底捞出来!

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杨希剧烈的咳嗽着,头发湿哒哒地往下滴水,她推开方藤的搀扶,坚定的眼神中有着极深的怨恨。

“恨我吗?”方藤捋着她脸庞的湿发,眉间流露出一丝难过。

他有何难过?

明明想呵护她,爱护她,却因她倔强的表现下,逼得自己失控,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。

为什么在你面前,我总是如此无法自拔?

无视杨希的怒意,方藤将人用浴巾包裹,抱在床上温柔地擦拭着……

擦到一半,他将毛巾扔下,转身不去看她,道:“自己来。”

杨希蹙眉,不懂他想做什么,忽冷忽热的态度完全摸不透……杨希接过毛巾,低下头见自己身上一丝不挂,又见他不敢看自己,难道是……

禽兽!现在忍有什么意思!昨晚的疯狂闭眼就忘了吗?

方藤出去了好一会,找不到衣服换的杨希,只能在橱柜里找到他一件白衬衫,刚好过臀,若隐若现的穿着,反而妩媚至极,勾人心魂,但她本人没觉得,卷着浴巾蜷缩在床边。

方藤回来后,送上一身衣服,连内衣裤都有,道:“穿上,带你去买衣服。”

“欸?欸??”杨希惊讶极了,起身时浴巾落地,傲人的娇嫩身躯仅靠他一件白衬衫遮挡,纤纤白腿勾人心魂,看得方藤喉结涌动,比她赤身果体时还令人有“食欲”。

杨希沉浸在能出去逛街的喜悦中,完全没关眼前之人的灼热视线,拿上他给的衣服冲进浴室换了下来。

方藤揉揉眉心,总不能让她每天赤果着在家跑。

杨希坐在名车后座,两边坐着人高马大的两位保镖,前面是司机和方藤。

原本以为能找到空隙逃跑,事实上连一个稍微沉重的呼吸都会被两旁敬业的保镖察觉。

杨希没有表现出任何想逃脱的想法,但是围绕在她身边的看管不会少。

“那个……你们两个叫什么?”杨希讪讪一笑,决定一如既往从好感度开始攻略。

两保镖保持昂首挺胸,无动于衷,杨希叹息时,左右瞅了瞅他们俩,怀疑有一面镜子模糊了双眼,轮廓坚毅的两位保镖长得一模一样!

前面方藤冷淡道了句:“大小杰以后会负责你的一切外出,人没回来,他们拿命来换。”

杨希心里一紧,方藤背对她而看不到神色,衣领子毫无褶皱干净平坦,他完美得一尘不染,说话不动声色,分不出真假反而令人心生畏惧。

她强颜欢笑,向两位保镖道了声:“那大杰、小杰,你们好。”

分不出谁大谁小,杨希频频向两方点头,这些年在服务业自力更生养成的礼貌,让她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教养。

车辆停在几十层的商业大厦外,方藤道:“你们留下,在外面等。”

大杰打开车门,绅士将手抵在车门上头,预防杨希撞头,护送杨希出车门,和小杰站在大厦外等候。

司机去附近停车。

杨希抬头看着耀眼得反光的大厦,她也做过销售,知道这里的一件衣服,即便不是响当当的名牌也昂贵不已。

凭借着她和善的态度和美人脸,她拿到过所在服装分店的销售总冠军,那段时间她特意休息了一段时间犒劳自己,陷入专心考试的学习中,再努力拿了奖学金。

方藤往前走几步,修长的完美男性身材,穿衣有型,脱衣有肉,让杨希感慨万千,他太完美了,作为上帝的宠儿,他真应该知足,然后多做善事。

方藤见杨希未跟上,往回瞟了一眼,杨希整个人怔愣一下,疾步蹿了上去,差点撞上他后背。

亿万贵族单身总裁,舍去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宝贵时间,陪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性逛街,这要是传出去,还不掀起轩然大波,多事的媒体总能逮到机会大肆吐槽。

杨希埋头看自己从家里穿出来的棉拖鞋,刚刚进门就不少目光驻留,出入高档奢侈品场所,她穷酸得厉害。

方藤同样吸引别人视线,只不过同她不一样,他是一种男人会嫉妒,女人会突然拉住男友,要他看看这个男人,身姿挺拔,步伐轻健,目如朗星,浑身是气场,令人移不开视线的超凡脱俗。

杨希瘪瘪嘴,她在他面前,就是一个前后对比强烈的衬托,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觉得。

为保留自己最后一丝自尊心,杨希低着头跟着方藤走,还偷看附近店铺陈列,应该有可以逃脱的后门……

“啊!”

方藤突然停下脚步,让杨希额头撞了个坚硬的后背,摸着额头呼气。

“你先进去。”方藤斜睨她一眼,抽出急剧振动的手机,“我接个电话。”

杨希抬头看了看,那是一间很有名的一个奢侈品牌,里外有三层,店内有自动扶梯,应该有后门……

杨希走进去,有店员瞅了眼她的穿着,愣是被她的居家拖鞋惊得目瞪口呆。

多年职业经验告诉她,不修边幅的女人,长得漂亮也没用,就是随便逛逛,实际存款四位数。

杨希已经不在意他人视线,主要是她想从这里逃出去!

随意摸着店内服饰,偷看方藤在外面的一举一动,她凑到导购员面前,小声询问着,“你们这有后门吗?”

“啊?有是有……小姐你不是买衣服吗?”导购员嘴上微微一笑,内心翻个脸便是白眼。

“我实话跟你说,外面那个人看到了吗?”杨希暗暗指了指打电话的方藤,尤香尤怜道:

“这个人很有钱,但是……唉,他是我叔!我是他侄媳!他一直对我有意,我躲不开,我不能背叛我老公!绝对不能!”

导购员听到这八卦,眼睛瞪得浑圆,但半信半疑。

杨希揉揉眼睛,继续道,“真的,你看我穿成这样就出来和他逛街,是想表现出不在意的样子,希望他能有所察觉,但是我现在实在良心不安,求你了!帮我个忙,待会换衣服时,让我从后面逃吧,你在前面帮我拦住他视线,感激不尽,下次我一定再来光顾。”

实在太戏剧,导购员咽着口水道,“可以……”

方藤打完电话,从外面走进来。

他从没有这么悠闲地陪一个女人逛街,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都需经过他批准,刚才在口头处理某些事,即便如此忙碌,也没有想先离去。

“杵着干嘛?”方藤走到旁边位置,随意抽了几件衣服塞到杨希怀里,把人推进更衣室,他没有丝毫不耐烦,坐在外面等候。

杨希试衣服,经过方藤点头的,导购员都开心包了起来。

导购员包着包着心里一个不满,要是她逃了,这叔要是不开心,会不会都不要了?

不行!

方藤在橱窗里看中一双微跟的淡粉色女鞋,边缘有亮眼晶莹的镶钻,他指了指,导购员兴奋拿出来,边夸边道,“先生您真的太有眼光了,这是我们谭总亲手设计的一款女鞋,这会只剩下这一双了,您的侄媳穿的什么码?”

方藤眼睛微眯:“侄媳?”

导购员连忙捂嘴。

杨希却算好了时间,在他看橱窗的时候已经从试衣间出来,绕道从后面逃了出去!

在离开店铺的一瞬间,整个人都跳了起来,强忍笑意,商场前门有大小杰,走后门!

杨希走出后门,决定先打的,去闺密小满家求救!

她焦急站在马路边,只要能上去一辆!她就能逃得远远的!奈何从马路驶来的好几辆出租都有客,其中一辆无客的在她前面就被拦截了!

她紧张得踢腿,拖鞋“哒哒”直响,只要有辆车,不管出租还是滴滴,啥都好!

“滴——”汽车喇叭响起,一辆豪车停在她边上,杨希觉得有点眼熟,直到副驾驶车窗被拉开,方藤家司机对她露出和蔼一笑。

杨希浑身一怔,俏脸煞白,转身要逃!迎面撞上方藤和大小杰,大小杰大包小包拎着她刚才试下的衣服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杨希吓得语气发颤,道歉的话差点脱口而出,娇躯微瘫,嘴唇紧抿成一条缝,不敢看方藤什么脸色……

“去哪?我的侄媳。”方藤言语冷淡,实际带着浓浓的不满,特意强调了最后两字。

“随便逛逛……迷路了……”杨希握紧拳头,挤出一听就暴露无遗的理由,她视死如归,丝毫不敢有其他动作。

“过来。”方藤再道一句,不送拒绝的口吻。

杨希咽着口水,向他小心迈进两步,在继续靠近之前,被方藤猛地拽住手腕,揽进怀里,前身紧贴,他的臂弯弓在她纤腰,跟钢铁一般坚硬,也实实在在展现出他的愤怒。

耳边传来他低沉的男性嗓音:“以后……可别再迷路了。”

他的气息倾吐在杨希耳畔,略带调剂的情意,其中的忠告隐隐显露,杨希浑身僵硬,如果她再“迷路”,恐怕不会这么简单……

“希希?”一声略带惊讶的女声传来,杨希回头,见迟小满一脸惊讶看着她……和几乎贴身的方藤。
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小火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