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黑人猛烈进出到抽搐 18禁超污无遮挡无码免费网站

未知 0 条评论 2022-02-07

“女郎请留步,这里是待选世家女的行在处。”一个声音尖细的小太监揖着礼过去答话。

“我不住,只是在这找个人,麻烦公公找到待选仕女冯氏,我找她有事。”

“公公守门辛苦了,请去买点吃食!”趁着被人不注意,褚云阳就塞进去一把银瓜子。

“你居然带那么多钱,还是银瓜子。”

“银瓜子值什么钱,成色也不好,里面掺了铜,卖不了多少钱,也就可以换三贯铜钱。”

“你快进去吧,我去后面的马车里面睡觉了。”

“靖娴,你睡了吗?”

“没有谁的话把门打开,我来陪你了。”褚云卿就这样被威逼利诱下去跟冯靖娴一起睡。

经过几天修整,待选的仕女们逐渐恢复了精力,纷纷开始打扮自己,迎接教习礼仪的女官,这是她们的第一面,所以这些女郎准备的格外郑重。以前不舍得戴的头冠和钗环,现在都戴到自己发髻上,有些人因为戴的太多,竟然不能轻易扭脖子。

她们这些人的样子被驿馆太监看在眼里,纷纷别过头偷笑,“各位女郎,今天只是见见教习女官的日子,不必过于隆重,稍微打扮便足够了。”

“这可不行,这是我们和教习姑姑第一次见面,要是不打扮好看一点,那么就被家女郎比下去了。”

“公公,今天来的是哪位教引女官,她是做什么的?”人群里有人递给小太监一把金瓜子,让他透露一点消息给自己。这倒是吓人,普通人只给银钱,他不敢隐瞒。

“诸位女郎,此次来教习你们礼仪的是正七品女官清瑜,她今天来就是为了给各位女郎将后宫的品级和规矩,以防各位真进了皇宫,惹人笑话。”

说着就到了驿馆正厅,里面恭恭敬敬站着一排仕女,手里捧着各色的衣服,清瑜就穿着女侍中的官服,站在仕女前面。

“各位女郎,今天本应给各位行礼,只是各位仍然是庶民,给你们行礼不和规矩,等各位女郎得选御前,届时我再给各位行大礼。”

“今日,两宫太后派我来,是为了给各位女郎教授礼仪,以方便进宫参选。”

“咱们先从后宫品级说起......”

清瑜从后宫的品级开始讲起,超品的封国,藩国王妃太妃,正一品的郡王太妃和王妃,长公主,正二品的贵妃,正三品的皇妃,正四品的贤良淑德四妃,正五品的婕妤,正六品的昭仪,正七品的贵嫔,正八品的嫔,正九品的良人。

“各位女郎,若不出意外,各位入宫后的品级就是正九品的良人,少数的人可以得到嫔,乃至贵嫔昭仪的封赐,至于造化如何,就全靠大家自己了。”

“本朝后宫等级森严,后宫女眷自正一品至正三品,可自称为臣妾,寝榻之处可称为宫,出行可乘轿撵,举华盖,撑蔽伞,置宫娥三十六人,以昭其仪,”

“正四品至正六品,可自称嫔妾,寝榻之处可称为殿,出行可乘车驾,撑蔽伞,置宫娥一十八人,以昭其仪。”

“正七品至正九品,可自称婢妾,寝榻之处可称为台,出行可置宫娥六人,以昭其仪。”

“那不是良人出行就什么都没有?”

“这位女郎,说的不完全对,良人出行可置宫娥六人,怎么会什么都没有。”

“不不,我指的是没有轿撵或者车驾,这些仪仗!”

“这些仪仗是从六品才开始允许使用,但各位女郎容貌姣好,天资聪慧,一定可以使用这些仪仗。”

“多谢姑姑”这群人得到了夸赞,心里窃喜,便一起回礼。

“后宫礼仪,主要是分为平礼,尊礼和下礼,平礼用于同一品阶妃嫔互相见礼,尊礼用于低品阶拜见高品阶妃嫔,下礼用于高品阶低品阶回礼。”

“各又有三种仪态,首先平礼的三种,平合礼,平握礼和平前礼,尊礼又分为稽首叩头大礼,合首欠身礼和三肃三叩礼,这下礼,分为颔首礼,曲翘礼。”

“除了这些礼仪,还有一条规矩,就是若前方的妃嫔品阶高了你三阶,无论如何都要行大礼。”

“稍后这些宫女会为各位女郎演示什么情况下用何种礼节,请各位女郎务必认真观摩,一入皇宫,就不能只是自己舒服,也要考虑家人,尽量不要做僭越无礼的事情。”

“姑姑教诲的是,我等谨记之!”等这些话讲完,清瑜总算是得到了片刻清闲,就让后面得宫女开始教她们如何行礼。

“请问姑姑,如今后宫,都有那几位娘娘,可有正宫皇后。”听一个女郎这么说,这些待选的女孩就又活跃起来,问个不停。

“如今后宫,只有长乐宫景文太后魏氏,长信宫景惠太后陆氏,此为当今陛下的嫡母与生母,正宫中并无皇后,只有正三品贵妃郑氏,居于昭鸾宫,正五品贤妃陆氏,居于献骅殿。”

“此二位是新皇登基便迎立的妃嫔,又因家世显赫,甚是贵气。”清瑜说的郑贵妃与陆贤妃。

郑贵妃的母家是西南郑氏,她是郑国公府的宗室女,虽然是庶出,但郑皇后崩临以后,也算是郑家的明珠了,因此就被送进皇宫里面,做了贵妃。至于陆贤妃,她是长信太后陆宣的族弟陆荇的女儿,也因为陆太后的缘故,被迎进皇宫里,做了贤妃。

这两位到了后宫里面,表面上和和气气,背地里的明争暗斗可不会少,谁家说出去都是显赫家族。一个是曾经的皇后母族,一个是如今皇帝生母父族,哪一个都不是好惹的,后宫里都在讨论到底是哪位可以做皇后。

“各位女郎请歇息吧,待再过几日,宫内会通知各位入宫参选。”

“姑姑慢走!”清瑜走出驿馆,就脱下了纱帽,满面疲惫,拖着身体走在坐到马车里面捶背。

“禀皇上,奴婢并未见到画像里的女郎,恐这位女郎并未参加选妃,请皇上赎罪。”

“朕想就是,她那么自由洒脱,怎么会来参与选妃,是我多想了。”李廷赶紧招招手,示意清瑜下去。

“禀皇上,郑贵妃求见!”

“她来干什么。”

“那还用说,自然是给你送膳品来了。”

“您忘了昨天晚上去郑贵妃娘娘的昭鸾宫用膳,说她宫里的玉笋鲜蘑汤不错,今天人家贵妃娘娘就跟您端来了。”

“朕只不过是想让她少说话,每次一去,就聒噪的很。”

“去传进来吧。”

“臣妾给皇上见礼,昨夜皇上夸臣妾的一道汤品不错,今日就让那个御厨又做了新的汤品,想请皇上品评一二。”

“噢,贵妃今天给朕带的是什么汤品?”他收起目光,整个人又变成了一个高高在上的君主。

“回皇上,是一道煨鸽子,用鲜汤做的引子,臣妾尝了,味道尚可。”

“好,朕也要传膳了,那贵妃便留下一同用膳吧。”

“臣妾,谢皇上。”

须臾之间,皇宫里的礼官就到驿馆宣布选妃的诏书,冯靖娴一大早就起来盘好鲜卑高发髻,只是戴了几个玉钗,穿了鲜卑独有的褶裙和披挂,倒是显得清丽可人。不像其他的仕女,非要画那么浓的妆容。

就这样,一行两列穿着元氏宫服的待选仕女整整齐齐站在前面,聆听诏书旨意。

“公公,为何不能画浓妆啊。”听到诏书里面的参选要淡妆素袍,一个女郎就打断他的话。

“各位女郎,选妃就要要皇上看到你们的真实容颜!”

“哪里能作那么惹眼的妆容,今日妆容过于浓艳的,趁着离进宫还有几个时辰,诸位请速速洗去。”

“这可怎么办,难道我等真的要在大庭广众下洗去面脂!”

“各位女郎,在下马车上有梳洗用具,可保各位洗去浓艳,再现素雅之美,只不过,嗯?”褚云卿又穿成俊朗郎君的模样,手里磋磨了几下,这些女子马上明白,这是需要钱才能进去梳洗,这时候都快要进宫了,也不能再回去。只能在她马车里面梳洗,褚云卿每人收她们一两银子,居然就挣到了六十两白银,不但把买马车的本钱赚了回来,还多出来四十两白银,这可真是稳赚不赔的生意。

“云卿,你怎么知道她们需要用梳洗用具,难不成未卜先知!”冯靖娴很好奇,就想问问。

“我只是看到这些宫女打扮的十分的素净,就知道皇宫里面不喜欢浓艳,再看到这些浓艳的女郎,不就知道什么赚钱了吗!”

“还不只呢,上面是一些簪子和华冠,他们梳洗完就会发觉,自己的流苏什么的就不合适,指定买我的首饰!”她带的那些饰品衣裙果然全部卖完了,赚得的银钱整整一百两。

“靖娴,我就在外面等着你,无论选中还是没选中,都要捎个口信给我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,外面就要走了,你快进马车里吧。”

一行仕女跟在马车后面,一列列进入皇宫侧门,褚云阳看到华丽的宫城,为女孩们感到伤心。

“先别急着伤心,靖娴的荷包忘了带了,我待给她送进去!”她说着就在马车里面找了一身很接近宫装的衫裙,挽了发髻就下去了。

“哎,你怎么进去,连腰牌也没有。”

“那怎么办,靖娴这时候已经走远了。”

“你别着急,这还有下一拨待选仕女,想来里面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开始,连人都还没有到。”

“你先等等”一个时辰以后,另一队仕女果然赶到这里,褚云阳就拿出自己所剩不多的银瓜子,塞了一把到领头的太监手里。

“公公,您通融一下,这是我妹妹,她没来得及赶上第一批仕女,可是没有腰牌又进不去,您能不能帮帮我们。”他把银瓜子在手里颠来颠去。

“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冯靖娴,洛阳郡七品恩封参事冯靖昀之妹。”

这个老太监把名薄翻了一遍,也没有看,就说:“是有这个人,你跟在后面进去吧!”

“是,是,谢谢这位公公。”褚云阳把一袋银瓜子完全放到老太监的手里,他颠了重量,还不少,为了不惹事,还给了一身宫装,叫她把名字添到选妃名薄上面。

褚云卿,洛阳郡正五品郡太守褚仕之女,这一下,就再也不怕查到这个人,反正有名有姓,老太监的嘴角蔓延一丝得意。

由是如此,这群待选仕女就被两人一列,由侍卫领着一行四十八人进入后宫衍圣门后,由老宫女领着继续进入高低不同的一重重宫门。

御道上巡逻的翊卫还没有在盛都目睹选妃,看到这群貌美韶华的女子,身着华服,不禁要别过头多看几眼。她们行进大约一炷香的时辰,为首的女官招手停止,仕女则各自停止了踱步,立于宫门外。

“靖娴,靖娴!”褚云卿从一列仕女里面找到了她,可是由于离得太远,她的声音传不到那么远,褚云卿着急把香包给她,也不顾宫禁规矩,直接跑到冯靖娴的身边,把香包拍到她手里。

“你走的太急,忘了这个东西!”

“云卿,这个东西我找了好长时间,多谢了。”

“內宫威严,谁允许你乱跑的,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。”一个老嬷嬷看到褚云卿跑到冯靖娴身边闲话,就大声呵斥,吓得其他的仕女都不敢说话。

“嬷嬷,我跟这位仕女有话说,说完就回去了。”

“那也不行,有什么事各位女郎等选完宫妃再说。”说着就推搡褚云卿,那里是褚云卿的对手啊。

“哎,来人呐,这仕女还没有选上妃嫔就这么嚣张。”

“你这老嬷嬷,这么那么喜欢讹人。”她们推搡的时候过于大声,引来了宫门里的女官。

“何事喧哗?”

“清瑜姑娘,这位女郎力气忒大了,我这腰都快被撞断了。”这个老嬷嬷揉着腰,看起来像真的受伤了一样。清瑜本来是想让侍卫把她赶出去,可是一抬头就看到,这不是那个画中的女子吗,她立时也没了主意,只能干巴巴训斥几句,就让她返回行列里。

“这的姑姑好凶啊。”

“就是,就是!”

“御前女官虽然品级低,地位可不低,自然要傲气一点。”

“也是,咱们别说话了,一会儿选妃就开始了。”

“各位女郎,稍后进入大殿先行稽首叩头大礼,若得选御前,则赐一朵宫花,若不甚落选,则赐一个锦囊”。仕女们再不紧张,听到这个也该心思重些,等三声鞭鸣以后,太监过来宣布。

“选妃开始,请各位女郎依次入内”。

第一列的侍女开始往內宫里走,冯靖娴跟着第二列也进入內宫,褚云卿是最后一列,只能等着,她虽然看不见里面的情况。却可以听到里面某某太守的女儿落选,赐锦囊,某某国公的女儿入选,赐宫花一朵。

再然后终于听到洛阳郡七品恩封官冯靖昀之妹,冯靖娴入选,赐宫花一朵。这个消息她听到了,虽然高兴,心里却闪过一丝的惆怅。轮到自己这最后一列,她也没有注意。

“女郎,快些进去吧。”

“是,多谢!”

她跟着行列进,原来里面是个宽场,左右都分列了翊卫和太监,她定睛看了一下,那高台上端坐着的不是元煜吗,虽然隔着帘冠,还是可以看到俊朗的面容,难道他是皇帝,想明白了这个就想后退。

这个时候哪里还能退回去,被翊卫挡了回来,只能乖巧的跟着后面,她这时候再也没有四处乱瞥的兴致,只想赶快结束选妃。

要是知道元煜是皇帝,就算是死都不会来,而且她怎么也想不通,就算是悯帝去世了,怎么会轮到这个弟弟做皇帝,这时候只能拿着衣袖左遮右遮。这个时候,高台上的两宫太后,郑贵妃,陆贤妃,都留意着这个女子,为何拿着袖子遮着自己的容貌,哪有选妃把自己的脸挡起来的啊。

元煜方才就听清瑜说了,这个褚云卿不知道为何出现在选妃的队伍,他一下子感觉精神又回来了,只等她跟着队列进来,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滑稽,到让自己先笑了出来。

“皇上,您也注意到了最后那位女郎了,臣妾也是奇怪,这选秀为何要把容貌遮起来,难不成是貌如南风,不堪入目!哈哈哈!”

郑贵妃看皇上脸色缓和,连忙打趣,想逗笑两宫太后。

“郑贵妃既然无法面见,又岂知此女容貌。”

“臣妾唐突了,只为逗皇上一乐罢了。”

“郑妃,你少拿别人打趣,这礼部总要把关,选中的仕女岂会貌如南风,多半是羞怯。”

“长乐太后说的是,臣妾受教了。”她连忙赔礼。

“郑妃若好奇,待入定让她放下衣袖便是,何必这时候就挖苦。”陆贤妃看不惯郑贵妃谄媚的模样,拿话堵她。

元煜听烦了日常的吃醋,不再理会,专心看褚云卿,今日真是他首次看到褚云卿的女装。

竹青色的左衽缎褂配着百褶裙,腰间系着丝带和宫绦,披挂旖旎拖地,高髻步摇跟着微风,衬的衣裙更加的翩跹窈窕,身姿清丽。倒比以往的男装好看多了,她不禁看怔住了,郑贵妃看到元煜盯着她,也知道怎么回事。

“臣女长安郡怀远将军之女许燕姝拜见皇上,太后。”褚云卿一众女郎听到这娇气的声音,纷纷侧目。

许燕姝是长安怀远将军的嫡女,在家里就是娇滴任性的主子,虽然见了太后和皇帝有所收敛,但依然可以从这甜腻的的音色知道这个女子的性情。本来这些女郎是要一起行礼,她抢先了一步,算是让大家都记住她了,褚云卿暗自咂舌,这还没有进后宫,就这么有心计,要是真的收入后宫,那还不得把元兄的后宫掀翻。

“臣女渭北平南侯之女韩熙妱拜见皇上,太后。”许燕姝开了头,后面的女郎不再一起拜见,纷纷站前一步说完拜语再退后。

“臣女盛中平原伯之女沈云畅拜见皇上,太后。”

“臣女盛东乐颐君之女姜盛容,拜见皇上,太后。”

“臣女中散大夫之女卫嘉邑,拜见皇上,太后。”

一时间大殿宽场里此起彼伏的祝贺声不绝于耳,最后轮到褚云卿了,她要是说了,那自己以前女扮男装的事情不就是欺君之罪了,不说就是冒犯圣颜,此时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“臣,嗯,臣女洛阳郡太守之女褚云卿拜见皇上,太后。”

“皇上,哀家曾听闻七国之乱,洛阳郡险些被兵丁抓走,是洛阳郡太守之子褚云护驾。”

“这褚云卿可是褚云之妹?”

“母后好记性,正是褚云之妹。”

“好啊,忠臣之后,怎么能落选。”陆太后听到这褚云卿的名字,就想到元煜在洛阳郡的事情,连忙确认是否是褚云之妹,只是她不知道,此褚云就是彼褚云卿。

“这位女郎,令兄可是褚云?”

“回,回太后,正是。”褚云卿听到这个名字,知道元煜把他们的事情告诉太后了,感觉自己更加的窘迫,看向元煜,他果然在偷笑,唇角牵动,一幅看好戏的样子。

“此女可留。”,她对司礼太监说。

“洛阳郡太守之女褚云卿得选,赐宫花一朵!”老太监为了讨好太后,把念词拉腔拉得更长。

“禀太后,臣女无意为妃,只想做闲散之人,请太后收回成命。”

“这位女郎,别的女郎只求入选,太后念及令兄功劳,你为何推脱呢。” 老太监一听这个,连忙对台下的褚云卿说。

“臣女知罪,但臣女真的无意为妃。”

“大胆,你竟敢冒犯圣颜。”

“太后,褚氏目无太后,应当立即逐出宫。” 许燕姝本来就在为这褚云卿中选而生气,听到褚云卿的说辞,就抢先发声斥责。她厉声厉色,一旁的人都不知道作何表情,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还有人拒绝入选,要是换做她们自己,早就行大礼谢恩。

“不愧是将门虎女,到了宫中也是当仁不让,竟要替太后管教仕女。”郑贵妃妩媚慵懒的说道,谁都听出来是责怪她即使仕女有错,也不该她出头。

“这位妹妹,许是今早多食了些醋。”陆贤妃直接点破了这个许燕姝,她的脸挂不住了,立时便红透了。

“贵妃娘娘,贤妃娘娘,臣女不是有意顶撞太后,实在是无心。”

“无心有心都不打紧,既然褚氏不想入选,哀家也不能强人所难,就赐她锦囊,放她出去吧。”

“是,太后。”侍女收回宫花,又托着锦囊递给褚云卿。

“谢太后。”

“臣女告退。”

看到她转身的一瞬间,元煜心里五味杂陈,既觉得这样对她是好的,她那么无拘无束,到了內宫,反而会拘束她的个性。可心里又显得很失落,很想把她留下来,哪怕是一月半月也好,就这样看着她的背影离开……

日暮,选妃结束,老太监在所有仕女面前宣旨:

“奉长信太后上谕,此次入选的仕女为,长安郡怀远将军之女许燕姝,立许昭仪。”

“咸都郡公之女齐媛惠,立齐昭仪;兵部执府之女魏纨,立魏昭仪;户部侍郎之女严惠柔,立严贵嫔;盛东乐颐君之女姜盛容,立姜贵嫔。”

“盛中平原伯之女沈云畅,立沈嫔;中散大夫之女卫嘉邑,立卫良人,洛阳郡恩封尚书之妹冯靖娴,立冯良人,钦此!”

“臣妾。”

“嫔妾。”

“婢妾。”

“叩谢皇上圣恩,皇太后慈恩。”得选的仕女一起跪下行礼。

“各位娘娘请起,老奴不可受礼。”他们现在已经有了品阶,太监都是不入品,不能受礼。

“靖娴,你终于如愿以偿了,看来我只能自己回去了。”

“没关系,你自己回去的时候,一定要小心啊。”

“知道了,你快回驿馆吧,过几日应该就会接你们进宫,这几日好好享受一下在宫外的日子吧,以后就不能经常出来。”

“你这么闷闷不乐,是不是落选了心里不舒服呀!”

“没事,我只是选的时候吓到了,你都不知道,我回绝太后的时候,心里快吓死了。”她搂着冯靖娴手臂亲昵无比。

“以后不能再这样了,幸亏太后娘娘宽容,要不然你就惨了。”

“靖娴,看到皇上长什么样了吗?”

“我哪里敢抬头看,我们这些人多喘口气都觉得冒犯,怎么敢抬头。”

“你看到了?”,“是啊,和我的一个故人挺像的!”

“故人,你是指高兄?”

“你怎么知道,你是不是有读心的法术。”

“你傻啊,咱们从小到大,你什么故人我没有见过。”

“也是。”

“好了,好了,我们不说他了,你得赶紧跟你哥发一封家书,告诉他你入选了,别让他再给你物色郎君了,你现在是皇上的女人了。”

“哎呀,你又这样,真的不知道害臊。”

“好了,我今天回去就写,行了吧!”她们在马车上一路颠簸,闲聊的兴致也没有减少。
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小火箭